0%

疫情期在黄冈的见闻

今年学校一放寒假,我就启程回家。1月17日抵达黄冈,本想着这将是个普通的寒假,准备在家过个好年,然后提前回学校干活,没想到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这一切。其实12月份我就看到新闻说武汉有不明原因的肺炎,当时并没有在意,根本想不到它有如此之大的破坏性。湖北人民乃至全国人民都经历了此生难忘的冬天。

回到黄冈的最初几天,一切照常。我和家里人去老家农村拜访亲戚,去商城打年货,我还去考棚街吃了两碗美味的土豆片。肺炎在新闻里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,疾控中心最开始说「不排除有限人传人」、「可防可控」,直到钟南山到武汉考察后说出了真相。看到钟南山在镜头前言辞委婉,而且神情异常冷峻,声音有些哽咽,我马上料到事情不一般,立刻紧张起来,去药店购买口罩,后面几天街上戴口罩的人也越来越多。接着,武汉史无前例地封城,大家终于意识到病毒不一般。黄冈市作为武汉的卫星城,疫情也很严重,都出现了「不让黄冈称为第二个武汉」的论调,我的家乡也罕见地出现在各大新闻的头条。黄冈以及湖北其他城市也接连封城,我们开始了漫长的居家隔离。

一月底二月初刚开始封城那些天,很多民众并不配合,不戴口罩照常在街上溜达,而我们这些惜命的人连楼都不敢下。年轻人抵抗力强,多是轻症,所以我负责为家里购买生活物资。戴上闷人的N95口罩,眼镜镜片上布满了雾,路都看不清,在小区门口登记后出门,平时热闹的大街上只有零星的人,路上车辆极少,重要的路口都实施了交通管制。进入药店和超市前要测量体温,还会限定每次进入的人数。超市里的物资远不如平时充足,特别是新鲜的蔬菜和肉。每天都能在网上看到悲伤的故事,武汉有的家庭近乎灭门,医务人员有牺牲,让人非常压抑。黄冈市城区是重灾区,我听说有认识的人确诊了,确诊数字也在攀升,不禁有些后怕,身体哪里有点酸胀都很心慌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是在1月18日前后在黄州闲逛的,后面很少外出,没有接触到在武汉发布封城令后回来的几十万人,不然真的有风险染上。

二月中旬,其他省份派医务人员来援助湖北,医疗物资和生活物资的供应上来了,防疫初期的混乱完全消失。从数据上看,湖北省外逐渐控制住了,湖北的曲线也慢慢平缓。同时,防控到了攻坚阶段,措施也升级了,开始禁止自行出小区购买物资,都是在微信群里预定套餐,志愿者帮忙购买并送到楼下,居民下楼去取。社区人员还上门排查,我隔着门缝看到全副武装的志愿者,真是百感交集。二月底,黄冈市开始出现多日无新增的情况,到了三月份,好消息越来越多,但是工作地依然不接收湖北的人员。我家里没有网络,我只有一部手机和外界交流。为了更好地备课、组织学生上网课,我把家里那台破旧的XP主机整理了一番,从小区其他住户那里借到了键盘、鼠标、显示器,无线网卡、WiFi密码,终于可以在电脑上给学生们布置、批改作业。

到了3月中旬,黄冈市已多日连续无新增病例,可以在小区内部自由活动。很多住户下楼晒太阳,隔着几米远聊天,大家实在是憋得受不了!我家隔壁是一对年轻夫妇,从风险更低的团风县回来,在小区里给人理发,有很多人排队,两天理了六七十个。3月18日,黄冈市病例清零,能出小区活动了,我忍不住去遗爱湖边走了走,春天到处都是新绿,很多花儿开了,到处都是美景。3月21、22日,援助黄冈市的山东和湖南医疗队回家,我也和很多普通市民一样,去路边欢送他们。从确诊数一度排名省内第二到很早清零,山东、湖南医疗队功不可没。回来之后,看到山东医疗队的张静静护士不幸突发疾病过世的消息,真是令人痛惜。医护人员是这场抗疫大战中最大的功臣,他们承受了难以想象的身体和精神压力,有的还付出了生命,向他们致敬!

全部病例清零后,我的亲友们陆续回工作地复工。3月28日,我终于收到学校可以返校的通知,29日乘坐卧铺车厢,30日抵达工作地,开始14天的居家隔离。4月2日去疾控中心做了核酸检测,排队的基本都是湖北人。

4月15日,我回学校看看,到宿舍后,忍不住第一时间打开电脑写下此文。这一路走来真的不容易,有太多想写的内容,组织起来又非常困难,希望我这篇流水账文章能够为这难忘的几个月做个记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