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%

我的家乡与长江水患

我的家乡湖北黄冈位于长江中游,她享受着母亲河带来的便利,同时也饱受着长江水患的侵扰,每个在江边长大的黄冈人都对洪水有深刻的记忆。

最近一次险情发生在2020年汛期。当时长江流域雨水频繁,湖北、安徽、江西等中下游省份防汛形势严重。黄冈沿江的大堤没有遭受致命的考验,但是暴雨引起的内涝造成了不小的损失,不少地势低洼的地方积水严重,很多车进水受损,我老家的池塘被雨水灌满,水漫出来,路上都可以捉鱼了。

我印象最深刻的当属1998年的洪水。那时候我还小,只记得大人经常讨论洪水,在电视上看到有的地方房屋被淹,有个小孩抱着树,后来被解放军叔叔救起。我家距离江边有10多公里,而且地势较高,安然无事,但每家每户都要出男丁轮流去巴河大堤上值守。多年以后我才了解到,当年水灾最严重的荆州有多么惨,荆江分洪区差点启用,公安县几十万人的家园差点就要牺牲掉。

还听老人讲过连我父辈都没经历过的1954年大洪水,破坏性比1998年更大,当年三次开启荆江分洪区。陶店中学后面的村子因为地势低,水深得都能划船,要知道这可是距离长江干流10公里的地方。当时黄冈县的县城在团风镇,因为是沿江平原,也被水淹了,所以1955年又迁回到黄州镇。

长江水患还影响了城址的选择。1950年代出版的一本地图册中,关于湖北的描述有下面一句话:

这两个山脉常有余脉伸到江边,形成江防要地。如武穴田家镇、黄冈、鄂城等地都是。

明清黄州府的府城(今黄冈市的老城区,古城墙以内的区域)始建于洪武年间,城址选在赤壁山麓,就是所谓的「大别山余脉」,地势很高,能避长江水患,城址又离江很近,可享长江水运之利。而老城区北边的禹王、堵城以及西南边的宝塔,地势就很低,是洪水经常光顾的地方,历史上肯定受灾严重。同时,长江水在这些地方冲积出了土壤松软肥沃的平原,非常适合农耕。

在三峡大坝发挥作用之前,湖北的沿江城市几乎每年汛期都危如累卵,荆州何以发展,武汉何以安稳?了解过这些历史后,我深刻体会到三峡工程有多么重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