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年的覆盆子

五月中旬更换了网站图标。以前的图标是岳麓书院后门的爱晚亭,纪念我的大学。现在的图标是名叫覆盆子的植物,纪念我的童年。

覆盆子的英文名称是raspberry,也就是树莓派的那个树莓。树莓是欧美常见的食物,有很多品种,但很多和我见到的覆盆子不一样。其实它们是亲戚,都是悬钩子属的植物。这是覆盆子的照片(图片来源:维基百科):

覆盆子

我的童年在湖北农村度过,覆盆子很常见,是我最爱的野果。我问过湖南、江西、安徽等地的同学,他们都认识,我在岳麓山上也看到过。鲁迅先生的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》中就有过描述:

如果不怕刺,还可以摘到覆盆子,像小珊瑚珠攒成的小球,又酸又甜,色味都比桑葚要好得远。

每年的五一节前后,覆盆子开始成熟。放学回家的土路边就有不少,那时候我们放学后一路收割,把这些长在荆棘上的果子一摘下来就往嘴里塞,酸酸甜甜,非常好吃。到了周末,我经常和小伙伴一起去树林里找覆盆子吃。越是人迹罕至的树林深处,收获越大,偶尔还会遇到野鸡,受惊吓后突然从草丛中窜出,飞向空中。唯一遗憾的是,覆盆子不好保存,揣一把在口袋里,还没到家,一粒粒的珍珠就破了,色香味俱损。

从初中开始在城区读书,后来去外省上大学,再后来搬家到城区,回村子的次数越来越少。如今那条土路已经修成了水泥路,荆棘丛不见踪影。想去树林里找找,结果上山的路被杂草堵得严严实实(农村现在很少用柴火,所以没人去割草)。好多年没尝过覆盆子了。